返回

第2章 我真的是坏人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第2章 我真的是坏人 (第1/3页)

    “名字?”

    “亚修……亚修·希斯。”

    “年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失忆了。”

    “性别?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……男。”

    “种族?”

    “大概不是狗?”

    “过去经历?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,我失忆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血狂猎人艾蜜透过双面镜观看审讯室里的情况,听见邪教头子面对审问,居然还回复得如此漫不经心目中无人肆无忌惮,气得双眼都变成了竖瞳,双手指甲都变长了。

    “队长,这恶棍是觉得狩罪厅里的都是傻子吗?这样审不行的,换我来,我上学的时候在课外时间跟父亲学了一段时间拷问,也考上了一级拷问师证。赌上父亲的名义,我保证这个混蛋会将他小时候尿床的事都吐出来!”

    “把拷问师证烧了吧。”杰拉德平静说道:“十二年前《人权法案修正细则》里就废除了拷问师制度,全面禁止狩罪厅对嫌疑犯的拷问的权力,违者轻则吊销猎人证重则处以百年以上的有期徒刑。议会盯我们盯得很紧,亚修·希斯哪怕只是晚上睡不好觉我们都会惹麻烦,如果你想被议会咬上一口我也不会阻止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艾蜜生气又畏缩地撇撇嘴,扯开话题道:“记忆师呢?都抓回来这么久了,怎么还没有记忆师过来调取这恶棍的记忆?”

    “记忆师不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像这种大案,不论如何都得有记忆师过来调取记忆证据吧?我记得《刑法典》里说过,所有刑事犯罪都必须有记忆作为直接证据吧?”

    “但他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一样?”

    杰拉德看了她一眼:“他见过四柱神。”

    艾蜜微微一怔,旋即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他,所有邪教徒都不能调取记忆。”

    杰拉德说道:“记忆污染是四柱神的拿手好戏,一百三十四年前我参与侦破的四柱神邪教案里,就是因为有记忆师调取了邪教徒的记忆,不知不觉就成为了四柱神的信徒,所以四柱神邪教才会无穷无尽的死灰复燃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艾蜜傻眼了:“问又问不出证据,又不能拷问,又不能调取记忆……难道还能让他无罪释放?或者说特事特办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特事特办。”杰拉德说道:“有一款死刑,正适合他这种罪大恶极又惹起民怨沸腾的罪人……这里的审问只是走过场,真正的审判,要等到15号晚上8点,由全城市民一起完成。”

    艾蜜顿时明白了,但转头看见那个邪教头子仍在审讯室里左一句不知道右一句我失忆,心里还是气不过来,伸出舌头略略略鄙视了一下,拖着下垂的灰色尾巴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杰拉德仍然在观看这毫无营养的审问,里面因为审问时间超过15分钟,必须暂停让嫌疑犯休息一下了,这也是《人权法案》所规定的基本人权。

    邪教头子正在喝水,不时摸摸自己前不久被贯穿的胸口,眼神里流露出惊奇,但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