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1、想等的人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1、想等的人 (第2/3页)

    庆尘看了他一眼:“不要这样说自己。”

    老头:“???”

    老头没好气的将棋盘重新摆好,然后急切道:“行了行了,复盘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庆尘忽然低头。

    那刚刚流逝过去的时间,像是从他脑中回放一般。

    当头袭来的炮,楚河汉界上的悍卒,在脑海里一一回荡。

    不止这些。

    还有下棋时从他们身旁路过的大叔,手里提着刚买的四个烧饼,刚出炉的烧饼晕开一些水汽,在透明塑料袋里染上了一层白雾。

    穿着白色裙子的小女孩撑伞走过,她小皮鞋的鞋面上还有两只漂亮的蝴蝶。

    苍穹之上,飘摇的雨水落在胡同里,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胡同尽头,103路公交车从狭窄的胡同口一闪而过,有一个穿着米色风衣的女人举伞奔向公交车站。

    脚步声,雨水汇入路旁窨井盖时的流水声,这些嘈杂的声音反而显得世界格外寂静。

    这一切,庆尘都不曾忘记,虽然回忆起来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但困难,不代表不可以。

    这古怪的记忆力,是庆尘与生俱来的天赋,就像是他随手从时间长河里抽取了一条存档,然后读取了那片存档磁条里的画面。

    庆尘忍住大脑的眩晕感,捏起了棋盘上的棋子。

    老头顿时不说话了,双眼全神贯注的盯着棋盘,每局之后的复盘也是赌局约定条款。

    庆尘负责教棋,老头输钱之后学棋。

    这一幕有些诡异,庆尘没有少年人面对长者时应有的谦虚与腼腆,反而像是老师一样。

    对方也并不觉得这有什么。

    “红方炮二平五,黑方的炮八平五,红马二进三,黑马八进七,红方车一进一,黑方车九平八……”庆尘一步步挪动着棋子。

    老头眼睛都不眨一下,前面都是正常开局,可他想不通怎么到了第六步,自己明明吃了对方的马,却突然陷入了颓势。

    “弃马十三招的精髓就在于第六步的进车弃马,这是撕开防线的杀手锏,”庆尘静静的说着:“你前天和王城公园里那个老头下的棋我看了,他喜欢顺跑开局,你拿这弃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