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3、破碎的世界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3、破碎的世界 (第1/3页)

    在即将迎来危机与变故的时候去拜菩萨,这种行为看起来有点病急乱投医的意思。

    然而庆尘觉得,手臂上这超自然现象,本身就应该交给超自然的存在去管。

    对于庆尘来说,拜一拜自己也不吃亏。

    他喜欢把准备工作做在前面,不给自己留下遗憾的机会。

    时间为晚上9点半钟。

    庆尘坐在床上低头看了一眼手机,卧室里只有这微弱的光,微信里也只有同桌南庚辰发的寥寥数语,再没有其他人给他发来消息了。

    母亲张婉芳的微信头像安安静静的,这让庆尘有一丝失落。

    当然,也只是一丝罢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其实他并不埋怨母亲。

    父亲赌博将家里多处房产变卖,还有家暴行为、出轨行为,庆尘一点都不觉得母亲主动离婚有什么错。

    相反,曾亲眼看到父亲动手打母亲的庆尘,甚至为母亲的选择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在父母离婚前夕,姥姥曾劝母亲不要离婚:你一个女人带着十几岁的儿子当拖油瓶,以后还怎么成家?谁会跟你再婚?

    听到这一切的庆尘在父母离婚之际,选择了跟父亲一起生活。

    他记得父母当时错愕的神情,但庆尘知道这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如今母亲开启了一段新的人生,组成了一个幸福的新家庭,庆尘或许有些失落,但依然很小心翼翼的不去打扰。

    倒计时2:31:12.

    庆尘忽然想到一个问题,如果这是自己人生中最后两个半小时,那自己应该做什么?

    这个问题其实既严肃又浪漫。

    因为它是在问你,你人生中最想做,却又还没来得及做、或者不敢做的事情是什么。

    未表达的爱意,相见却没见的人,想去却没有去的地方,想说却没有说的话,都在答案范畴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直问本心。

    庆尘起身穿上外套,他竟然在这倒计时剩余不多的时候,选择了再次出门。

    他把自己的破自行车推出家门,骑上之后一路朝目的地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秋季夜晚的风有些微凉了,路上的行人渐渐稀少。

    骑在自行车上的庆尘面色平静,外套的衣袂被桥上的风给向后吹去。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