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6、过河的悍卒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6、过河的悍卒 (第1/3页)

    在中年男人抬头之前,庆尘以为对方聋了,身边这么大的动静,竟然一点都没影响到他。

    然而在中年男人抬头之后,庆尘几乎以为自己聋了,因为原本嘈杂的广场竟是一瞬间安静下来,没有多余的一点声响。

    周围人群里眼中的惊讶神色,还有一些莫名的情绪,就像是在为中年男人的身份做着衬托。

    因为以往这中年男人从来没有理会过别人的求助。

    忽然间庆尘松了口气,因为这一切都证明,他赌对了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并没有对他说什么,而是平静的推动了棋盘上红方前卒,进一。

    而中年男人自己所持的黑方,则选择了象五退七,杀掉了那刚刚悍拱的卒子。

    庆尘在远处静静的看着棋盘,这四寇擒王残局是地球上也算有名的残局了,有两种布局形式,他面前则是其中更凶险的那一局。

    所谓残局,一般是指黑方必胜,红方连和棋都做不到,若是和棋,就算是把这残局给解了。

    但是,庆尘并不满足于和棋。

    四寇擒王这残局有些奇特,红方四悍卒已经飞渡楚河来到底线之处,并且双车均在。

    局势看起来彼此好像是势均力敌,然而事实上这残局步步杀机、处处陷阱,黑棋只需一步便能赢棋,红方却只能疲于奔命的,一不留神就会以为自己胜券在握,结果被反杀。

    这是看似充满希望,却能让人一点点陷入绝望的死局。

    “继续,”中年男人平淡道。

    庆尘说道:“兵二平三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眼睛一亮,这时候他似乎真的来了兴趣,竟是懒得去拨弄棋盘,直接闭上眼睛与庆尘推演盲棋:“将六进一。”

    庆尘也闭上了眼睛:“后车进四。”

    “象七退九。”

    到第六回合时,庆尘突然说道:“车一进七!”

    那中年男人闭上的双眼竟是再次睁开了,他惊讶的看着庆尘:“象五退七。”

    前五步时,彼此来来往往平淡无奇,可是到了这第六步之后,双方竟开始步步换子!

    你杀我!我杀你!血流成河,哀兵遍野!

    双方在棋盘上之果敢与决断,都极其残酷。

    两人宛如战场上最冷静的将领,为了最后的胜利不惜牺牲一切。

    四寇擒王之局,竟硬生生让两人杀出了一股武勇之气,然而在这武勇背后,是双方深沉的算计。

    开局时,庆尘这边红方明明是过河四卒看起来更加凶悍,可他却将四卒一一舍弃来换取其他谋划,唯留最后一枚!

    车一平四。

    将四平五。

    炮四平五。

    车三平五。

    第十五步,庆尘直到这时终于长长吐出一口浊气:“兵五进一!”

    图穷匕见。

    擒王!

    也是直到这一刻,四寇擒王的残局解棋才终于迸发出难以言喻的魅力,彼此之间在楚河汉界上消杀相解的局势,竟让中年男人感觉像是真的在战场上与谋士对垒一样。

    这棋,每一步都凶险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最让中年男人惊奇的是,眼前少年的年纪并不大,却在弃子换局的时候没有丝毫犹豫。

    不抛弃不放弃固然重要,但战争就是战争,战争怎么可能没有牺牲?

    他静静的看着面前少年,对方也在与他对视,面色凝重而又倔强。

    似是要在这绝境中,厮杀出一条生路来,开辟一段新的人生。

    他明白了,自己是在下棋,对方是在钢铁猛兽环伺的环境里求存,本身态度就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没人注意到,就是这一刻,这监狱堡垒里210台监控摄像,竟是有81个都直接转向了庆尘。

    那监控摄像的黑色摄像头里有漩涡收缩着,似乎是要对焦庆尘的脸部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这监控摄像的背后,是谁在聚焦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笑了笑把黑方老将倒扣在棋盘上:“有点意思,这年头会下象棋的人不多了,明天继续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背着手朝图书区走去,留下那棋盘在餐桌上谁也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那桌上的灰色猫咪站起身来,静悄悄的跟在中年男人身后。

    猫咪团卧的时候像是一只毛球,看起来并不大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伸展开来,庆尘才发现这猫体型硕大竟有一米多长,异常矫健。

    寻常猫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